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白衬衣  

2017-05-21 01:50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白衬衣 - 成钢 - 成钢

——南京有两件白衬衣,一件姓杨,一件姓季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有两个词是同伙,一个叫“衣冠楚楚”,一个叫“道貌岸然”,同伙还有一个大哥,叫“衣冠禽兽”。三位合在一块儿,叫什么呢?曹文伯卖个关子,目光在台下问了一遍才说出另外三个词:“臭味相投”、“狼狈为奸”、“一丘之貉”。

        曹文伯姓曹,名文伯,文化的“文”,伯仲之间的“伯”。曹文伯的出生地我知道,是个山冲,至于家庭情况,我只能结合该山冲的地理与“文伯”这个名字来考证:一、曹文伯出身耕读人家,父亲也或就是个私塾先生;二、如果“一”不准确,那么曹文伯的父亲或者决定“文伯”这个名字的人,绝不是目不识丁的泥巴腿子。三、“一”和“二”加起来,是这样的,曹文伯出生在一个跟读书人有瓜葛的家庭,虽然菩萨让他投胎在旧社会,但家中小有余粮,能够供他去百里之外的县城读书。去百里之外的县城读书当然不只是家有余粮,还必须有另一个条件,这个条件就是曹文伯能够考取县城学堂,包括后来的省城学堂。从这一点看,曹文伯不仅少时聪慧,而且勤奋刻苦,或者还颇具“志向”“抱负”云云,其行其表并不逊于古往今来那些笔润过的少年青年榜样,包括我拜读过的2017最新版。

        按照当时的情况,这个叫“文伯”的后生不仅名字不同凡响,而且颇具名副其实之实与前程不可估量之势。如果拿他拍一部电影,导演一样可以安排这样的场景:一个俊秀的青年背着或拿着油布伞,风尘仆仆的走在“吾将上下而求索”的路上,他的来路是一条山冲,他当时不是走在山冲,是已经行于岭上,背景可以用浮云蔽日风雨苍茫,以暗喻“天降大任于文伯”;也可以用乾坤万里旭日东升,明确表示“中国出了个曹文伯”。这两种场景设计,叫异曲同工或殊途同归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曹文伯的电影是没有人拍了,此山冲非彼山冲,此文伯非彼润之呢。文伯的求索路只能配之以“出人头地”、“衣锦还乡”、“光宗耀祖”那些藏着“私”与“小”的词了。


        我认识曹文伯是新社会了,而且新社会已经三十出头。我比新社会低一辈,那一年我十三奔十四,正处于男性青春发育期。我就是这个时候认识曹文伯的。我认识的曹文伯是个五十多岁的干瘪男,高额头,瘦下巴,长胳膊长腿皮包骨,最让我怵目的不是这些,是他的右手。曹文伯的右手只有拇食二指和半边手掌,另外三根指头与半边手掌的去向我后来才知道——在劳改农场弄丢了。而与手指手掌相牵连的“曹史”,我是在认识曹文伯很久之后,才通过只言片语的储存整理出如下梗概: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九年起,曹文伯在大学毕业做了旧社会一年多的县府秘书之后,开始做新社会的敌人,包括供他去县城省城读书的几亩土地在内,地富反坏右,曹文伯堪称五毒俱全,为了让曹文伯脱胎换骨重新做人,从改造到管制,新社会花了近三十年的努力。那三根指头与半边手掌就是在新社会的某一次努力时不慎弄丢的。

        我认识曹文伯是在中学时的语文课上,他已经从地富反坏右新生为人民教师了。他站在黑板前,两根残指捏着粉笔,身形像一只瘦鹤。曹文伯的语文课很生动,比如讲成语,曹文伯说“衣冠楚楚”、“道貌岸然”、“衣冠禽兽”这三个词是把兄弟,因为思想上“臭味相投”,行为上“狼狈为奸”,所以结论为“一丘之貉”。曹文伯的嗓门虽然不算声如洪钟,但肢体语言很有力量,激动处,我能感应到他高额两边的太阳穴有咚咚咚的击鼓声。他在黑板上写那几个成语,粉笔断了好几次,不是两根残指捏不住,而是下笔太重。

        这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。三十多年后我把曹文伯的名字搬进日志,起因是一件白衬衣。我有一件白衬衣,是在佛山一家洋服店定做的,我看过布料价位,我是不肯花这个钱的,价位问题其次,重要的是我不喜欢白衬衣,甚至不喜欢到敌意的份上了。因为白衬衣总是跟西装搭伙,这种搭伙效果把我刺激成一种狂躁症了。追根求源,该狂躁症的细胞正是发育于曹文伯的成语课。我前面说过,我听曹文伯的成语课时正处于男性青春发育期,起初我并不曾知觉,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,曹文伯的成语课是颗种子——从“衣冠楚楚”到“一丘之貉”那伙词,冷不丁就长成白衬衣与西装组合了。这个组合让我从头晕发展到恶心呕吐,再发展到狂躁不安,总想跟人约架。我知道这是错误的,这种错误就像西班牙斗牛场上的公牛,两只傻角不是冲着斗牛士,而是冲着斗牛士手里的那块红布幡子。所不同的是,牛的两只傻角是因为没有上过学读过书,而我恰恰相反,正是因为上过学读过书,因为一个叫曹文伯的语文老师。

        但那件白衬衣是公司老板的奖励,我还是要了。除了不花钱,还有“恭敬不如从命”之意。我把白衬衣从广东带到广西,一直置于箱底,直到2017的某天,有通知说市委书记要到公司调研,要求接待者必须正装,我才想起这件白衬衣来。于是先沐浴,接着修理边幅,然后更衣,而且也把白衬衣的下摆扎在裤子里,也把袖头扣住,再然后对着镜子决定发型,并在啫喱水协助下完成边分。效果刚出来,我差点就哭了——镜子里的这位如果坐上主席台,如果也在前排中间位置,谁能说不是个省部,乃至政治局什么的呢?

        我之悲无可惜,一件皮的意淫而已,唯增笑耳。只是可怜了我的语文老师——一个姓曹名文伯的读书人。

白衬衣 - 成钢 - 成钢

——大凡这种装扮的人,都不是好鸟------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2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