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工厂日记  

2015-08-18 00:25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    1 广西丹米
        饭堂外有个凉棚,有一天中班后,几个汉子在凉棚下喝酒,我认识其中之一,是个机修工。一天夜里我去车间巡查,他趴在热烘烘的机器上忙活,一头黑汗滚滚而下。汉子们喝的那种酒我认识,叫广西丹米,十块钱一瓶。阿全过来,我请他喝过,还有志明也喝过,感谢二位,都没嫌我请他们喝这么廉价的庶民酒。机修工没看见我,倒完酒胳膊一抡,空瓶子飞到凉棚外,“叭嚓”一声,像是破在我脑门上,我怔在那里,好久才做出选择——若无其事的走向那片空地,一块、两块、三块------
        不远处有一个垃圾桶,我把碎瓶片捧到垃圾桶时,余光滑过凉棚,机修工与几个汉子低着头,嘴巴在嚼,但桌子上的几杯丹米满满的,都不动。

        2 我养过女儿我知道
        22点查房,男宿舍,开门的是个小少女,保安队长吓一跳。我认识小少女,前一天在球场边见过,十三四岁的花苞儿,身边还有个小男孩,一看就知道是姐弟,是暑假里来工厂玩儿的员工子女。我迎在这么一对金童玉女面前,问你爸是谁?玉女还在犹豫,金童抢将上来:甘遇达。哦,我认识的,是原料车间的技术员,有过两次交道,一是因车间烟头负连带责任被我罚款一百;二是为阿兰的车祸捐款,他汗淋淋跑到行政部,搓着手说身上只有二百,太少,又找我借了三百。
        我也惊——小少女就住这?咋就她一个人?我问弟弟呢?回答跟爸爸去城里玩了。啥啊,凭什么只带儿子?电话拨过去,一通“重男轻女”的狠批,话筒里解释非也,是女儿不愿意去。小少女听出来爸爸蒙冤,赶紧在旁边申辩,证实是自己不想去。好,此处且饶过,那下一个问题,严重问题——这宿舍住着三个壮男人,大夏天的赤膊裤衩,女儿睡哪?那边支支吾吾,说小孩子没关系,旁边有空铺。我说胡扯,十三四岁的女孩儿正在开知识,搁这种环境,像个么话。还有我不敢说,这么晚,女孩儿一个人在宿舍,有个下班男人回来,出了事咋办?心里骂着混逑爹,电话里说我在公司招待室等他,快点回来,我安排一间客房,热水空调好好的,尤其是安全。
        后来几天也巧,客户凑热闹一般来厂,没地儿安,后勤主管请示是不是让小少女先挪出来,我很坚决地用了一回权力:不行。
        如果有私,那就是我养过女儿我知道。

        3 陌上齐唱
        夜雨初歇,陌上一声蛙唱,数声蛙唱,一片蛙唱------那歌声不像听来的,闭上眼睛也看得见,星星之火顷刻间燎原的样子。那种齐唱的劲头,是没打算停歇,要唱到黎明,唱到一朵红日开满天。聆听这样的团结,唯有伤感。那些可怜的小生灵与我们一样,同属四肢之躯,上苍让我们进化,让我们站起来,让我们学会语言学会思考与创造,让我们拥有动物界最高级的幸福感知,这是上苍的恩赐。可是多少时候,我们对不起上苍给我们的名字——人,我们有比爬行动物更不如的自私狭隘、卑鄙龌龊。那响彻旷野的齐唱,于我们,总是听众。
        一千次问,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5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