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有一条小路湿漉漉(短篇小说3)  

2015-05-25 13:53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小脚老太转移话题,小蒙童不满。这是个星期天,小蒙童无聊,往屋外走,中午跟下午正在纠缠不清,太阳左右不是。黄犬无心时辰,打个团,在草垛顶上小憩。草是这年新秋的稻草,秋阳里,每一颗都泛着金子般的新黄,每一颗都黏着不愿离去的谷香。黄犬这卧榻选得真是绝佳,蓝天为被,金丝做床。还不只这,黄犬的黄隐在稻草黄里,完全是埋伏,而且居高临下,四周的鬼祟都逃不过它的朝天耳与鼻子眼睛。小蒙童无聊,它其实发现了,余光带了一带,没动。往常不是这样,它一定会热情洋溢的从草垛滋溜下来,给小蒙童弄乐子。黄犬这回不是冷淡,是昨夜休息不好,有些困。昨夜它跟对面湾子的阿花在一起,地点是下游河边的稻田。收割不久的稻田,都知道的,床一样软和,有不有风,泥土的香味也能跑出田埂去。就像月子房里出来的阿嫂,衣服怎么严实,也捂不住温热的乳香。黄犬本来没想这些事,是阿花主动。阿花踩着一路的秤钩月过河来,四周静悄悄,都睡着了,月光跟阿花的眼神一样撩拔,黄犬斗争了一番,没做柳下惠,跟阿花去了。

        欢娱夜短,阿花还在缠绵,东边的天白了,黄犬望望那条湿漉漉的小路,应该是心虚,一路小跑别过阿花,到了槐树底下回头望,阿花还站在原地,怨怨的样子。

         小蒙童不知道昨夜的这些事,鼻子里“孔”一声,意思是并不稀罕黄犬跟不跟他玩。的确,小蒙童是会唱aeo的人了,他应该跟一些有文化的事情玩,他不喜欢星期天。小蒙童继续无聊,就去望那棵槐树,望槐树上的喜鹊窝。现在,槐树上的喜鹊窝只是个空巢。小脚老太说的那只“母子”在树上叫了三天三夜,不,哭了三天三夜,然后走了。去哪了不知道。第一种可能是殉情而亡,但包括黄犬在内都没发现遗体;第二种可能是伤透了有人的地方,深山老林,像某个心死女子,红尘之外了此余生;第三种可能小脚老太最愿意,投奔儿女;小脚老太绝不相信的是第四种可能,亡者尸骨未寒,另寻新欢去了。吉之老儿有这个意思,但不是说另寻新欢,吉之老儿不会那种很坏的文化词,只说是找伴去了。结果下场很糟,小脚老太拿三寸金莲在地上一跺,连骂了数遍“放你祖宗狗屁”。好像吉之老儿不是说那只喜鹊,是说她阿妈。

       如果喜鹊夫妻在,槐树就生动多了,尤其是喜鹊孩子出窝的时候,小蒙童像是自己要飞的样子,张着两只胳膊在禾场上跑圈。现在槐树傻呆呆,一点乐趣都没有。这样一想,小蒙童也对雷志勇生出恨来。

       这些事情,跟小路与槐树的身世不一样,大都有据可寻。比如年号为公元1982,绝不会错的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5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