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木垭(二稿——10)  

2015-04-26 19:09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我初夏里跑那趟公干,入秋,桃子走了,离开我们城市到南方去了。

        那个晚上,桃子坐在我办公室咬牙切齿,说要挣钱做房子,做在镇上,黄小强对面,我虽然没当真,只作气话恨话,但桃子的表情,我心里一直发凉。我没跑那趟公干时,直觉已经判定出黄小强与黄老邪的关系。我不敢往深处问,只轻轻碰了一下:黄小强是你同学吧?桃子不出声,点了两下头。

        我的直觉一点都不错,也明白了,那个简简单单的命案,于我来说几声枪响就结束了,于青木垭来说,却是另一个开头。桃子肩膀上不光是穷,穷不一定能够灭青木垭的烟火。而另外的,就难说了。譬如,那蓬勃着鲜花与阳光的校园,有一个黄小强,有一群黄小强,那蓬勃的声音,就是桃子疼的声音,就是老玉秀疼的声音,还有青木垭毁灭的声音。那些声音压迫出的变化,不只是年轻的桃子,还有那个曾经硬过青木垭石头的老玉秀,她在那片“前逼后拥”的风水里坚持到暮年,油尽灯枯,只有妥协——因为桃子两次弃学,她都默许了。也或这种妥协是另一种抵抗方式——年轻的桃子,对青木垭的事情都清楚了,都刻骨铭心了。这一切,在我后来的那趟公干中得到了证实。桃子那天晚上突然问我,叔,我爷爷,可以算烈士么?我回答不了,我说,修那条路,死的不只是你爷爷一个人。桃子又问,叔,那我爹的案子,到底有不有冤?

        我还是回答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只能想现在。现在的桃子,不管想改变什么,要条件要依靠。而桃子除了青木垭的石头,有什么呢?唯一的唯一,是老天给她的美丽青春。除了这,我真的说不出桃子还有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这条件,桃子已经在利用了,虽然她说只坐硬台,但我对她的坚持,并不抱什么指望。因为这种坚持与她想要的东西自相矛盾,这种坚持一定敌不过她想要的东西。何况这个城市的风气里,喊着坚持的那些东西都是假话,没有人崇拜,也没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一刻,我心里只在盘算逃避。做小姐应该跑得远远的,越远越好,这是常识,桃子怎么混在老家这个城市呢?青木垭的老玉秀虽然妥协了,但她接受的毕竟是端盘子学手艺的桃子;我接受的,虽然是个还没出台的桃子,但我的经验,这个桃子是迟早要质变,要被一张张大嘴嚼得稀烂的桃子。我拦不住。我只有一个办法,躲起来,看不见。好听些,是不忍心看到这朵鲜花沦为烂草;不好听,就是烂在别处,眼不见心不烦,事不关己。

        那个晚上,我已经想着如何暗示桃子远离这个城市。但我毕竟是个警察,桃子还叫着我叔,我们中间,还隔着很多,关于这个城市,一些赤裸的话,时机不成熟,不适合说出来。我想,桃子还会遇到麻烦的,合适的日子不会很远。

        我问了桃子在哪个夜总会坐台,她一说,那个所谓的领班,我熟,我想我能关照一下桃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 出办公室的时候,我给了桃子一张队里的联系卡。我说桃子啊,有麻烦,信得过叔就给叔打电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