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木垭(二稿——5)  

2015-03-12 00:23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5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刑警队的事情的确忙,但也不是没个空闲的时候。问题出在我是个三十而不立的“瓜叽傻”。“瓜叽傻”是这个城市的土话。意思是外表聪明内里愚钝,或者小事聪明大事糊涂。比如别人把闲余时间花在经营前程上,我把闲余时间花在兄弟哥们的酒肉棋牌上,还洋洋自得,鼓吹快意人生。自然,我也没有想过桃子,我有什么理由去想桃子呢。不知不觉里,我已经把桃子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这年年底,元旦前两天,老书记一定是觉着欠了我的人情,来电话祝我节日快乐,我才想起问一问桃子。老书记说成队长真是好人,桃子在上学呢,初三,还有半年就中考了。接着口气一转,“唉”字打头,说问过学校老师,桃子成绩不好,越来越厌学。我就跟着一声“唉”,表示成队长真的是好人,也在关心。其实我那声“唉”若一捧短又小的微风自池中掠过,皱未起,就平了。

        之后,老书记再也没来过消息。我呢继续我的“瓜叽傻”,也彻彻底底忘记了桃子,

        其实在青木垭的那些人与事之前,我是不承认什么缘啊咒啊之说的,我一直认为我是个很坚决的唯物主义者。但日子的回回安排,惊愕里,我只能解释为我与青木垭命里有缘,扑朔迷离的缘。我把桃子忘了,这一忘忘了两年多,桃子长成了大姑娘,而且长成了她爹一样的刚烈,横冲直撞。那是个乍暖还寒,春天似来非来的日子,青木垭三个字又冷不丁的撞在了我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 我之所以突出桃子的刚烈,是因为,如果没有她的刚烈,我们就错过了。就像豹子这个名字,没有他的轻晃,就像桃子爹,没有他的“二”,我都可以错过;甚至连青木垭的杂木灌木,一切都可以错过。

       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,叫1999年,十八岁的桃子步入风尘,在这个城市做了坐台小姐。

       那个晚上,我在办公室梳理一个案卷,走廊里响起了噼噼啪啪的脚步声,我听出来有高跟鞋声音,想都不用想,就知道是五中队在加班,抓了小姐。我在五中队当过一年多的头,那行当干厌了,没个日夜,一年上头熬更守夜,跟黄啊赌啊磨叽,别人破大案立功受奖,五中队做绿叶,做绿叶还不敢做在阳光下,窝囊。我在五中队“服役”一年就开始闹,闹腾了半年,才跳到一中队。一中队是大案侦查中队,我喜欢,虽然案子没破开的时候比灰狗熊还灰,可一旦开了,登报纸上电视,外加局长的茅台五粮液,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    五中队干什么呢?刑警有门活,叫刑事情报,这门活划在五中队。但我们的五中队却挂这个卖那个,工作重心并不是刑警的正经活,是么呢?黄赌,治安警的事;而目的却不是治安,是么呢?钱。这在我们人民公安的院子里,是公开的秘密;出了我们院子,也算不得没公开的秘密。不要责备五中队,不是兄弟们愿意提着惩恶扬善的枪去干钱勾当,是这个城市,也许是市长穷了些,也许是市长不肯把钱花给做基层活的人,那年月,你想一辆有空调的车,想一部先进的照相机,想千里之外去追一个疑犯,甚至想把“五四”枪换成轻便的“六四”或“七七”——随便你想什么,要钱。别指望打给财政的那些报告,三五折就算开大恩了。是的,青木垭人靠山吃山,警察靠枪吃枪,五中队一年必须完成七位数的收入,大队长才能把摊子转得像个模样。其实五中队的兄弟年年换,谁都不愿意干那个劳而无功还被人瞧不起的丑活。

       我之所以啰嗦五中队,有我的目的,因为理解提着枪不务正业的五中队,就会宽容一下青木垭的桃子,我并不认为这两样事情风马牛不相及,如果深入其中的关联,就不会轻易指责青木垭的一片小土,那么干净,为什么要长出一个风尘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 好在我已经挣脱了五中队,那噼噼啪啪的脚步声已经跟我没关系,我继续看我的案子。可一会儿就不行了,因为五中队办公室就在隔壁,桌子拍得咚咚响,还是压不住那个火烈烈的女声。我知道那个跟我干过的小兄弟,人年轻脾气毛,看山就是山,看水就是水。我合上材料,是不是去关心一下呢?又想想,人家有队长的,时间也不早,我回窝抱床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 刚出办公室门,“啪啪”,两记清脆的耳光声,直直灌进我的耳膜。

      “有本事就把我打死。”女声更凛。

        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坏了,小兄弟犯大毛了,我得说说。
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我跟青木垭的未了之缘,又续上了。我推开门,脑袋一嗡,吐了口凉气,那个靠墙而立的烈女子,苹果脸,两条黑亮的男孩子眉毛下面,一双大眼睛燃烧着铺天盖地的不屈,有棱有形的倔嘴巴,咬得乱紧,任嘴角的血往下浸,挂在下巴上,一动不动------

        女大十八变,如何变,我一眼就肯定,这不是青木垭的桃子,还是谁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5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