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唐衣巷  

2015-02-01 21:09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天色将黄不黄,LED灯欲放未放,唐衣巷唐衣巷------

        我蹲在唐衣巷的口子上,像个爹。一个二个三个,四个五个六个,从唐衣巷里出来的喜儿,一个个埋着头,脂粉涂也涂不住心底的虚。她们走路都快,目光不跟人对接,到了巷子口才抬头张望。泰华路的那些的士很贼,知道她们似的,老远就眨巴着骨碌碌的黄眼睛。我像个没本事的爹,目送着她们的背影没入那些不怀好意的车门,不晓得夜里几点钟回来。非我多情,这不过是个时空的问题,不过是个阴差阳错的问题,谁也不敢保证,前世来生,谁是谁的亲,谁是谁的疼。二十一世纪是时间的名字,不是人的名字。黄昏重复,在唐衣巷,我能做的事情只有守口如瓶,瞒着她们的娘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天色将黄不黄,LED灯欲放未放,唐衣巷唐衣巷------

        我蹲在唐衣巷的口子上,其实不像个爹,像块石头。传说唐衣巷在大唐多么繁荣,一家连一家的裁缝铺,衣香飘飘,锦绣连连,贵妃娘娘的酥胸装也裁自唐衣巷。这又有什么呢?只是娘娘服务于皇上的光荣,与喜儿们服务于黄世仁的不光荣。我真的是块石头,在贞观之治之年,我就做了一块石头,兴我也不反驳,衰我也不反驳;春我也不做声,秋我也不做声。即便天色将黄不黄,LED灯欲放未放,泰华路那边传来的正能量正在批评唐衣巷,说唐衣巷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,我还是不做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天色将黄不黄,LED灯欲放未放,唐衣巷唐衣巷------

        我蹲在唐衣巷的口子上,现在我不是石头,是个人,在等另一个心仪的人。有人告诉我,他一直独来独往,在唐衣巷隐没了十年。十年一剑,他的十年不是一剑,是一部书,名字就叫《唐衣巷》。他捧着他的《唐衣巷》在一个叫大陆的地方,像只头破血流的苍蝇。没有人引荐,我也没打算要人引荐,我就石头一样守在唐衣巷的口子上,憧憬着,计划着,凭我的嗅觉与他一见如故,喝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 是的,唐衣巷唐衣巷唐衣巷,天色将黄不黄,LED灯,欲放未放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9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