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城  

2014-09-20 16:27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一个放牛娃穷极,有人教他唱“英特耐雄纳尔”,他冒着雨点般的枪子儿去炸城门,成功了。那是个秋天,城外的稻子一如这个秋天的熟,在田野里呼喊“割啊割啊”。放牛娃站在城头,一面血红大旗在他头上猎猎着响——这个城是他破的,他从此再也不会去割稻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 传说一个十年寒窗的秀才,把麦子认做韭菜,我能理解。翻身到大堂上的放牛娃,永远忠于教他唱“英特耐雄纳尔”的人,我也理解。我不理解的,是生于泥土长于泥土的放牛娃,活到不通五谷之伦,“亩产过万”,饿死了一批新的放牛娃。有一天我在报纸上看到讣告,放牛娃死了,像那些“革命家”的后事,放牛娃被结论为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。其实放牛娃直到最后一口出气,也读不懂“英特耐雄纳尔”——我的悲哀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 我出生在放牛娃所破的这个城,把这个城认做我的城,由此心存异议,一个五谷之伦也持不住的机会人,“战士”之词,何以堪任。

        我在离开很久之后回到这个城,她出落的很标致,却还是没味道,肚子里还是那些陈货。“英特耐雄纳尔”的泡沫破了,西山筑起的大寺,那些和尚并不是真和尚;就像和尚们知道,那些朝拜的信徒不是真信徒;北山有观,打坐的道人承包了,闭着眼睛,正在用兰花指法掐算当天的门票收入;南山开馆,授《论语》与《弟子规》的先生们负担很重,一边运作道德文章的名,一边策划财色双收的利。这个城没有别的雅好,标致里,包裹的精湛除了钱权之谋,还是钱权之谋。至于城中那些春笋般的钢筋水泥结构,我望着望着一片茫然。这个城,能竖起那么挺拔那么光鲜的楼群,却竖不起有骨头有个性的人群。入夜,那些高大的外表朦胧在灯影里,我想起那个放牛娃,他穷到烂命一条时,在雨点般的枪子里往前冲,那一刻,所有的金属物与他的骨头都没有可比性,却在有了热炕头之后,服从到寸骨全无,对这个城犯下罪行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放牛娃的生肖是否属狗,但我眼里的这个城,生肖应该属狗,只有逼急了才跳墙。甚至不配属狗——逼急了,宰割也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    我赶上这样,这个城,或许也叫盛世。这个城的盛世,或许也就这样。人的先天所使,还是城的后天所至,我已经懒得分析。回到这个城,听到故人升了贬了,楼盘红了崩了,我都木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直没说城的东山。东山是一座塔。今天天气半晴,能见度不算差,塔就清晰在我的窗央。塔名很直白,不像城中的文峰、鸣凤、紫元之类,就叫东山宝塔,因此说不好寓意。城的地方志介绍这座塔,这样的:始建于隋,毁于战乱;复建于唐,毁于战乱;又建于宋,毁于战乱;再建于明,毁于战乱;现存的塔,为清末所建。我有些奇怪,日本强盗在塔周的堡群还依稀可辨,那次热兵器的战乱,塔却幸存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城有此塔,无须读史,只思未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9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