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陆路水路  

2014-08-14 22:30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我在粤西瞎走。顺西江往西一天,过江,顺西江往东一天。江南江北两条路,都贴着水,水怎么弯路就怎么绕。走陆路的人左右两边看,猜想走水路的人;走水路的人看左右两边,猜想走陆路的人。猜来看去,天地间就一种人——路人。
        昨天的彼岸成今天的此岸。我在今天的此岸追着水一路走,一路瞭望我的昨天,那些风景清晰又全面。而就在昨日此时,我还在山重水复身不知处;却又在今日此时,我一边解旧惑,一边续下另外的山重水复。这是天地给我的设置,每一个今天我都不明就里,或在可笑,或在可悲。

        我为钱走。肇庆,德庆,从德庆过江,云浮。
        我走到德庆,德庆寒酸。车站出口挤满摩的,一群顶着头盔的半老男人,衣衫灰暗,脸色糙黑,两眼发着类似乞讨的光——出站客寥寥可数,僧那么多,粥那么少。且有客目不斜视,一脸冷麻的穿过他们,走向大路边的几辆四轮的士——那是我见到的最破败的中国的士,如果我的记忆不曾完坏,应该是上个世纪的车型,也着了红黄身份的衣裳,却是去年前年,怕不止,抑或更早就没了色泽的旧料,还添着数处待补的破绽。这权且不算,要计较的是那些开着的车窗——没空调,热啊!我从不曾想过这种偶遇,一个叫德庆的县城,开不起有空调的的士。
        这个地名,跟深圳珠海一样,属于广东。

        我在德庆没有找到钱,找到一张床。
        失落的人才配得上冷落的城,我决计不错过这种共鸣之夜。
        我在床上百度,百度这个城。
        百度说,秦始皇三十三年平定百越,这个城就有名分了。
        百度说,这个城的名胜,排在前二的去处是孔庙与三元塔。
        因为记着孔子的坏,我便细细盘查他的庙。说始建于宋,被西江水冲毁。接下来就不懂了,灭了汉家的蒙元天下,他居然卷土重来,占地八千余平方米。那些旧的不懂,不懂就不懂了,却又添新的不懂。1962年的国家,中央党拨款五千万维修大成殿;1971年广东省党拨款三万四千余再维修大成殿;2002年,德庆县党成立孔庙建设办公室,半年时间就拆迁了一所学校和县教育局的教学、办公楼及大成殿后面的教室等等-----
        我彻夜不眠,不明,共产主义信徒也离不开孔子。
        德庆,的士没有空调可以,人民没有孔子不可以。
        我当然不会去看那种欺世之庙。

        三元塔我也不会看。
        但三元塔逼我看它。它高耸在我的来时路上。百度说,明万历二十七年,知州沈有严为满足老百姓祈求科举考试金榜题名的美愿,倡建了这座三元塔,取科举制度考试中“三元”之意。“三元”是指当时科举考试中殿试、会试、乡试的第一名,即状元、会元、解元。但清朝以后,这“三元”又演变成专指殿试中的一名三甲,即状元、榜眼、探花。三元塔自建成后,附近的莘莘学子纷纷前来登塔远望,祈求学业进步、步步高升。
        我的去时路,三元塔已经在对岸,临春风望秋云,唯我独尊。虽然它离那座孔庙很远,但我看得分明,它们的默契正如一对绝配的双簧搭当。原来这个偏僻的,我连名字也未曾闻过的粤语小城,来与不来,都熟悉。
        山环水旋两匆匆,久久甩不脱的,是三元塔。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前方的城,我的下一站,很有意思,叫云浮,老惹我颠颠倒倒,成浮云。
        走吧,我陆路,你水路。
        我们去找钱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0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