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桃花岛上那两口子  

2014-06-10 20:43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有人叫李评,他老婆的名字,好听又上口——傅春芳。不只这,傅同付,贡献献给,不是李评,是春天的芳菲。慷慨,又诗情画意。

我还认识李评的大舅哥,名字也好听,傅华。傅华能言善辩,做过乡镇企业,一向阳光神采。我记得他有个故事,某军工企业与他有业务,合同问题,闹纠纷,吵架。那边的人来自五湖四海,讲普通话。傅华犯了个大错误——用普通话吵架。结果老“死机”,来了,舌头又绺不顺。傅华气急败坏,一脸灰土落荒而回。他总结说,妈的,绝不能用普通话吵架。这经验在我乡推广开来,闻者,都捧腹。

我乡,总是有趣。

傅春芳有道菜,干辣椒皮炒猪脸,我们都爱。是地道的家乡菜。不是大乡,是我老家那样的小山镇。现今这道菜也进城了,餐馆有推,我吃过。但不是那回事。原因在辣椒。我乡的阳光雨露有谱,育出的辣椒正点,只把人辣到浑身是胆雄赳赳,胃口大开的境界。不像蜀地的朝天椒,那小不点一咬,爆炸物般,耳门子轰隆隆眼冒金星,直让人恨不迭。我乡的辣椒切片,晒干,搁到冬春,看似一张皮,温水发一发,肉头就出来了,除却正点的辣道依旧,还多出一份劲拽的嚼道。混至餐馆的辣椒皮就不同了,因出身棚与肥,目的是换钞,那样的辣椒片晒干后,在水里如何发,没用,原来一张皮还是一张皮,原来寡然无味继续寡然无味,只能欺骗那些五谷不分的食客。

除了辣椒问题,还有猪脸。不是新鲜猪脸,是柴禾熏烤过的,叫烟熏肉。我乡腊月杀猪,储藏所需,腌过,挂在火垅上空,朝生夜熄,自然而然。正月完了,火候也差不多了,随便取下一块,洗尽,蒸熟,切开来,一块块剔透如玉。猪脸皮都知道的,不一定比人脸皮厚,过火易,薰出来的猪脸皮肉,薄薄的,贼亮贼亮。最好那一口的是牙齿们,咯叽咯叽撒着欢儿,一个“嚼”字便抢尽了舌尖的风头。而餐馆里的猪脸肉,牙齿,还有舌头,都不满。缘由还是那个——如此供,何以应求?便三两把火,急匆匆,色缺色味缺味,还挂上我乡的名号,还办厂,还做出彩色包装,把烟薰肉的“烟”字开除,换“香”字,曰香薰肉。我算服了。

不消问,傅春芳端出来的干辣椒皮炒猪脸,才是干辣椒皮炒猪脸。她最后上这道菜,大声提醒各位注意,是婆家的材料。李评的筷子便往盘上敲,很幸福样,说是二哥家的辣椒,四哥家的猪。

地点在李评家,城里的。那小区友邻一家大水泥厂,地段偏,灰烟重,空气差,很缺卖点,冷清多年了。大抵入住的,都是李评傅春芳一样,左三右四权衡过价位的小本人家。平安和睦,也成。我只是想不通,这楼盘一片石头坡上开出,望得见的水只有银河天上,却策划出一个美死人的名字——桃花岛。若那“香薰肉”,我跟吃文字饭的李评李编辑讨教多回,也论不出,这城市是学做浪漫、品质,还是不要脸了。

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9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