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国之绑  

2014-04-11 16:06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       二十岁那年,我骑着自行车从江苏无锡回鄂中的故乡,一路上,忍不住孤单时,就大声唱歌。一天下午,我翻过江西瑞昌的一个山丘,凌空一道牌栏,“前方进入湖北省”,我激动不已;路的右边有尊水泥界碑,“湖北省”,其情其景我依然清晰在目——夕阳西下,我抱着界碑,眼泪哗啦啦直下------

        湖北两个字,此时于我成了家乡的含义,那么温馨,亲切。其实呢,我的家还远着,接下来的数百公里,依然是江苏安徽江西那样的陌生孤单——直到看见那个小山镇小山村。

        多年以后,我才明白我的热泪流错了。一个人心灵里的家园,其实只有母亲的手掌大,余下的,像我今天漂泊在江湖,遇到湖北人的亲切感,或者那些出国的人,遇到中国人的亲切感,其实都是错觉。这种错觉均来自人为,后天——籍的制造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人到中年,情感应该成熟了,盘点我情感上的刻骨之土,有三片。第一片当然是那个小山村,在刻着母亲二字的土地上,你多么老,也是个梦回乳香的孩子;第二片,离我的母土很远很远,江苏无锡,太湖边的那个兵营;第三片一样,很远很远的广东江门,在一个叫麻园的地方,三年,谁也不认识我,我可以穿着拖鞋,不刮胡子,坐在一棵大榕树下,静静的阅读清晨,黄昏,黑夜,那些蚂蚁一样奔忙的人群------

        盘点出这三片土地的时候,我做了一次认真的穿越,我把我穿越成一个楚国人。是的,我是楚国人,如今,我除了爱着楚国的那个小山村,还与吴国与粤地的土地产生了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 显然,我的生命已经割舍不了那个小山村,也割舍不了吴粤的某片土地——所幸,这三片土地之间已经不是国界,我的情感徘徊,跟“祖国”不产生矛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当柴静专门把孩子生在美国的时候,我听到漆黑的夜空里,婴儿,缭亮的啼哭,那一声啼哭像一道光,划开夜空。我很感动——中国有个母亲,那样勇敢。她战胜的不是一个简单的“籍”,是生命情感里的家国之绑。当许多人拿祖国二字责难她的时候,我就想世界有一天像我情感里的那三片土地,楚吴粤,所谓的国家之界不在时,责难过柴静的那些人,在天堂,一定会反省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为柴静感动,为人类文明进步到可以自由选择生孩子的地方,感动。虽然那需要足够的物质条件才能支持,多少人办不到,但我们看到了——战胜家国之绑的自由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是的,我们(人类)最大的私,是情感之私,思想之私。老天给我们一个名字,给我们生活的土地一个名字,我们的情感与思想在毫无知觉间嵌入足下的土地,并局限于这片土地。我们(人类)接受熟悉,抵制陌生,围着各自家国的名字同仇敌忾,让历代历代的君王,政权,那些投机者,做我们情感之私的代言人。他们维护统治地位的工具,正是我们自身的情感误区——那些致命弱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或许,我们的情感永远走不出家国之绑,我们永远只能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我们把地球对抗到化成流星的一刻,才明白“祖国”之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2)| 评论(6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