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木垭的魂儿——炊烟  

2014-02-10 06:16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注:这是写《青木垭往事》之七时的篇头几段,因为散文味太浓,后来剔了。但扔掉舍不得,改一改,做一篇散文的章节安排,再补写两个章节丰满一下,题目暂作《青木垭的魂儿》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之一     炊烟

       觅食的母鸟,总是在公鸟前面归窝。天色将黄昏未黄昏,青木垭的娘儿们最擅长把握这个缝隙,挽篾篓的肩竹箩的,清一色的大脚板,人在半道,灶堂口的那盒火柴,就在心里划燃了。

        若是不信,眼睛一闭一睁,炊烟作证。

        立于远处平视,或者爬到山头俯视,青木垭人家的那些白屋子灰屋子,像是老天爷抓了大把火柴盒随便一撒,跌跌晃晃下来,翻过一阵跟斗,才稳住落点;或坡脚三三两两相闻,或湾窝七七八八成坨,也或孤零零岩前岭后,舀一瓢涧水掰两个玉米棒子,生一些不擅哭闹的儿女——这没法解释,姓什么名什么,为什么生在青木垭,生在青木垭的这间屋子而不是那间屋子,做这个女人的儿子而不是那个女人的儿子。这样的问题,在青木垭守一辈子,也找不到结论;行万里路,访尽世间贤哲,还是,找不到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 去青木垭阅读温馨,最好的时间段,就是那些娘儿们穿过我说的那个缝隙后,撵着她们脚后跟过来的黄昏。这温馨,如一针一线的衣鞋,都出自那些娘儿们的手。她们跟母鸟的区别,是母鸟把温馨紧紧捂在窝里,而她们的温馨在黄昏这一刻会漫出来,像一支歌谣,不不,像一面旗帜,她们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这个黄昏升旗仪式,昭告五万年前的母系天下。看吧,接下来,那些男人与孩子,会在旗帜下投降——回家的时刻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说的那旗帜,蓝色,从竹林后的屋顶上来,飘扬,飘扬;越过高高的核桃树,展开,展开------这时候,就算一个与青木垭毫无关系的人,也会听到声声呼唤;那呼唤之声的源,不在天地,不在云水——在各心窝。

        哦,那旗帜叫炊烟。

        旗杆,是青木垭娘儿们的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6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