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家  

2013-07-19 20:07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人到中年,许多情,像腰椎间盘突出,从骨头缝里钻出来的疼,锥心自知。每个人的情字里总含着某些不便昭告的内容,最终只能带到土里去。是的,人死了就是土,土就是人的身子,那土上的草,其实是不死的“情”字,活着的时候它挤破骨头,疼;死了,化草,从土里漫出来,默默绿,年年岁岁。

        生于野,打小在坡脚山腰见过许多坟,这个季节,坟头上总是芳草萋茂;只是多年来,我总在忽视中厮过,不曾琢磨过那一堆堆寂寞的无名之土,藏着怎样的海水与火焰。这除却年少轻狂,对生命无知,还有本性深处的自私冷漠——那是一堆堆与我毫无干系的土,如何能触及我的心灵呢?

        等我父亲变成土的时候,这一天,我坐在坟前,母亲坐在我身边,我看母亲,母亲看坟头上的草,我便跟着母亲看草。 很长时间,我和母亲不说话,一直默默看草。这样看草,或许生命能发生一种质的变化,我居然悟出应该从另一个层面去解诗人的诗了——“野火烧不尽”,诗人的离离原上之草,说的是心旁边的那片青,万古!

        妥否?

        是的是的,按母亲的纪年,老历六月,山为黛,水为碧,我回了一次家,陪母亲看了一次草,这是不可改变的真实。够了!至于对诗与诗人的解,妥与不妥是我和我母亲的事,勿求他罢。

 

       (此次回家,让我感怀的,更有旧友,只是,难着墨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1)| 评论(10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