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白云花都  

2012-11-27 22:58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白云花都

岭南的初冬,其实是初秋,甚至夏末,地铁里,一对挽手的少男少女,仍然是体恤牛仔,那个男孩抬头的时候,微微挺起的喉结告诉我,正在成长的男人张力,正在发育的情窦初开!

无猜,女孩抚弄了一下乌溜溜的刘海,用眼神脉脉回应男孩。

有一种诗意,也或诗境,在十一月十九日中午的广州地铁,我感受的那么强烈与清晰——飘满鲜花的温泉,漫了,一条温馨的花溪,汨汨注入心房。当我在一个夜晚又一个夜晚想叙述这条花溪的时候,才发现无能为力,这应该归结于年龄,或者说生命的厚度——有一些诗,诗的意象真实存在,可以谱曲,可以脍炙人口,可以抚,可以吻,却难觅一字,亦无须一字,只能任由之,入于胸腔血管,与生命同流!

曾经,有一片很大的湖,湖上有座岛,岛上有一个军营,十八岁的小哨兵站在哨位上,十八岁的小话务兵从他面前走过去,那个眼睛很大的女话务兵,来自更远的北方,与小哨兵受训于同一个新兵连。小哨兵一直记得,他不敢叫她的名字,不敢和她讲一句话,甚至不敢接过她友好的眼神,他听见自己的心,有砰砰砰的声音——许多年,他有了爱情经验后才明白那个词——情窦初开。

这条地铁线,终点站是机场,广州给这个机场取了一个诗意的名字——白云机场。白云机场座落在广州的花都区,两个诗意的名字连在一起——白云花都!

白云花都,我从地下走上去,你从天上走下来。

晴空万里,温暖如春,这个世界的这个日子,这个日子的这一刻,天地之间,越过时光的二十余个年轮,越过地理的三千里山水——白云花都——因为一片湖,一座岛,一个共同的少年情结——白云花都,人生总是有许多一刻,美丽,奇妙,像梦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雪峰寺。

我陪你随便走,走到桃源浦,再往前走,走到雪峰寺。岭南之南,无雪, 雪峰寺的名字是个谜。

我心底无佛,无意寺名;你心底有佛,不是寺名;雪峰寺的名字之谜,于你我都不存在。

我打偏门进去,从现代玻璃往里偷看,是餐厅,几个年轻的和尚围着一张圆圆的餐桌,我盯着他们筷子上的素菜。你问我在干什么,我说我不爱佛,爱和尚,爱琢磨这些年轻人为什么出家。

你笑问:是不是也想出家?

我笑答:此生舍不去酒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鸟天堂

你站在船头,拍那些小鸟。

开船的师傅说,这位先生,船头不安全,请把你的夫人扶下来。我问,把谁扶下来?船师傅重复,先生的那位夫人。我哈哈大笑,船师傅一脸迷糊,说二位是真的夫妻像呢。

你从船头走下来,我说,这是我战友,我们一起当过兵的战友。

船师傅张开嘴巴,盯着你,怀疑。

我也盯着你,盯着你眼角的鱼尾纹,怀疑。

有数只白鹭飞起,瞬间,我连那个十八岁的小哨兵也一起怀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梁启超故居

梁启超的故居叫茶坑村。

你指着一张斑驳的老照片,照片上的两排人长袍马卦,是梁启超少年时代的全家福,你说,这不是穷苦人家的衣着。

你说真正的穷苦之家,育不出梁启超。我认同。

看到林徽因的照片,我说我记得新兵连的时候,你跟林徽因一样漂亮。你一声哎哟,说别把讨好女人的一套拿来招待战友,战友快成奶奶了。我捂嘴,不敢大笑,因为这是梁先生的私宅。

我建议你在门口的匾牌下留个影,以作纪念,你摇摇头,说不喜欢那些到此一游。

好东西,记在心里!你说。

——是的,正如我们的少年缘分,千山万水,多少年音断讯绝,还是在,那么牢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说明

别了二十余载的战友突然飞来广东看我,我陪她走了江门的几个小地方,分别的那天,下雨,我开车送她去机场,她说既然喜欢鼓捣文字,那就把这一聚写首诗,让她欣赏欣赏。我满口答应,以为小事一桩,结果数日了,我没法完成这个任务。其难之重,来看我的是位女战友,当年的女兵班里,最漂亮,我曾莫名其妙的心跳过。如今我们都人到中年,她千里迢迢飞过来,只为当年的战友情缘,我实在寻觅不出好句子去喻饰这份永恒的友谊与温情,我只能说,相聚的日子,我完全活在嘲杂肮脏的现实世界之外。

诗是真的写不出来,只好如实的记叙几片断章。敲完了,读来似乎有几分暧昧味道,暧昧就暧昧吧,我愿意,这是属于我自己的文字,留待白发暮年,我躺在一张旧藤椅上,戴着老花镜,继续暧昧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5)| 评论(1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