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钢

更名,纪念一位仁厚长者的离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扣粒儿土豆  

2012-01-21 05:15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北坡有一块小土,泛黄,板结,一生树就歪歪扭扭,赖在那里的只是些灌木,我妈瞅那块小土,瞅了老长时间,终于心一横,嚓嚓嚓,灌木纷纷趴下,妈直起腰,把砍镰别到棉袄的后摆里,瞅着湾子里生产队长的屋,门,禾场,贼头贼脑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    我妈这种行为,是随便占公家的山,开自留地,在她心里,那块小荒,早就长满了土豆。

        土豆喜欢蓬松的土,那块泛黄板结的土,到了我妈手里,多的是办法,翻起来,晾干,去林子里梳一背篓一背篓的干树叶,连同那些砍倒了的灌木,均匀的铺开,边铺,边一锹一锹的盖土,完了点火,那火就钻进土里面,不明也不灭,好几天,耐心地按我妈的要求,给上面的一层板土松筋动骨。

        这叫烧荒,我妈砍了那片灌木,观察了一段时间,乡邻们没有谁红眼,生产队长也似乎默认了,我妈才敢烟啊灰啊滚滚里去烧荒,燃几天就守几天,那个开不得玩笑,火星子飞出去燃了山,就不是我后来有不有土豆吃的问题,而是我妈坐不坐大牢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土烧过了,来年春,妈一担一担,往里面拌农家肥,就是在猪栏里垫黑了的树叶乱草和夹杂的猪粪牛粪。到了秋天,我跟着妈去刨土豆的时候,那土,早就黑松黑松,我用小手一扯蔓儿,土豆们就滴溜溜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我发现我妈是改变土地的高手!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妈种的那种土豆,只有扣粒儿大,我叫它扣粒儿土豆。

        扣粒儿土豆有时做了我家的主食,蒸,蒸一大盆,蒸出来的扣粒儿土豆,除了大米的绵醇,还有一丝甜,我吃半碗,妈常常不沾米,吃二碗;扣粒儿土豆有时又做了我家的零食,寒冬里,我与妹妹们围着火垅,妈提一小篓扣粒儿土豆放在火垅边,我与妹妹们随便抓,捂在红红的柴禾灰里,小会儿就熟了,烧出来的扣粒儿土豆,更面津,还有,香,一扒拉,满屋子香,闻到香味的时候,兄妹常常扯皮,我说这几个是我放的,妹妹们偏说是她们放的;扣粒儿土豆还可以做配菜,过年节的时候,妈蒸肉,用扣粒儿土豆垫底,炖猪蹄猪骨头,妈也抓几把扣粒儿土豆,那些油汤里焖熟的扣粒儿土豆,味道我不说,反正一开始,就被我和妹妹们抢了。

        扣粒儿土豆也许属于一个品种,最大的,也赶不上土鸡仔下的蛋。后来,有了大个儿的土豆,像萝卜,比萝卜大的也有,刀一切,水津津的,蒸,也水津津,土豆味不是土豆味,萝卜味不是萝卜味,炒,也炒不出那种稠粘粘里带着透的汤汁,至于烧,我想都不愿想了,因为我是大人了,我明白土豆里的好东西,是淀粉,这大个儿的土豆,压根儿就是先天残疾,缺那玩意。

        我妈在北坡里,一直种她的扣粒儿土豆,我说妈,别人的地里都是大土豆了呢,妈说,那土豆哪好吃啊,就是重秤呗。

        妈接着说,我又不想卖钱,我就种这小个儿的。

        直至今天,我妈腰都躬了,北坡里,种的还是扣粒儿土豆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于那扣粒儿土豆,我妈,堪称天下第一淑女!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之所以想起扣粒儿土豆,是我的一个朋友,她是妇产科医生,近来很焦虑,她说她那里,一连进了好几个小护士,除了个子都小小的,还有一个大问题:第二性证几乎没有,胸脯平平,隆起的,都是些没奈何的海绵;她还说,来她那里生孩子的新妈妈,普遍缺奶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,深更半夜,我想起了我妈在北坡里,改变土地,和她种出来的扣粒儿土豆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我还想到更荒谬里去了,诺贝尔与奥斯卡,与扣粒儿土豆,有不有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7)| 评论(8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